绿意盎然

杂食哦。

半晴天

                           半晴天
  从藤木游作从电视上发现了他的模样,到赶到医院,也就十分钟附近的路程,护士听说那个失忆症患者终于有人来接时,表现的很热情。
  游作几乎是抢着推开房门的。
  白色的病房白色的床,白发的青年看向窗外背对着他,阳光下白色的病毒发出朦胧的光,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了。
  游作微微平复呼吸,不合时宜的想,幸好了见他肤色比较黑。
  病人听见动静回过了头,“有什么事吗?”
  游作和医生了解过情况后,缴纳了费用,很快的就办了出院手续。
  病人,于清晨被散步的老人发现于海边,无外伤,发现时陷入昏迷,醒后并无激烈反应,记忆缺失。
  游作的家虽然小,但挤挤也能住下,一开始游作有想过海景房,但是出于各种考虑,还是带着了见回到了自己家。
  Ai交给了草薙哥,学校也请了长假。
  打开家门,窄小的房间一览无余,看着了见盯着脱落的墙皮,游作心里不知怎的弥漫上一股莫名的感觉。
  “家里比较破旧。”游作四下扫视了一番,遗憾的发现确实是很破旧,除了床和桌子什么都没有。
  “不。”了见摇摇头,“我并没有华丽的记忆可以进行对比。”
  “我只是很好奇,里面会不会有植物。”了见摸着下巴,看起来像个刚走利索的孩子,迫不及待的就想跑着去探索世界。
  “不,里面是水泥和钢筋。”游作毫不留情的打破了“孩子”的幻想,“并没有植物生存需要的水、阳光、空气和足够的空间。”
  “这样啊。”了见耸耸肩,也没有像真的孩子一样伤心。
  “先吃点东西吧。”游作把手里的外卖放在桌子上,这可比他一个人的时候丰富多了。
  “这是什么?”了见看游作愣住了,索性夹起那红色的块状物,“这是什么?”
  “应该是辣椒。”游作夹了一块儿放进嘴里,辣的差点被呛到,“确咳,确实是辣椒。”
  然后游作就震惊的看着了见把辣椒都挑走吃了,似乎还意犹未尽。
  出院已经是下午三点,两个人收拾收拾,出门买点生活用品,吃完晚饭后聊一聊,很快便是十一点了。
  了见正对于自己的名字由来产生了极大的好奇,还没发问,游作就打断了他。
  “已经十点了,了见你应该早就困了吧。”游作想,鸿上了见,应该是个作息良好、生活有规律的人。
  “啊…”了见闭上了嘴,连同那些话一同咽进了肚子里。
  “晚安了见。”
  “晚安游作。”
  两个人挤在床上,都还是没多长开的少年和青年,倒也还凑合。
  了见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丝毫睡意,他的身体在抗议,这睡得太早了。
  游作昨晚一开始也睡不着,身为一个死宅,晚睡几乎是他的常态,不过昨晚他睡着后并没有做噩梦,导致他醒的很早,也第一次有了睡到自然醒的舒适感。
  游作放任自己的思维暂时不去集中,盯着天花板发呆,这种时间充裕的感觉未免太好。
  游作发现了见的睡姿并不想自己想象的那么中规中矩,他像个小孩子一样缩巻着,只枕一点枕头,下巴和半个脸藏在被子里。
  睡得像炸毛的猫咪。
  七点四十,两人开始吃早餐,游作没带了见出去吃,而是买了带回来,毕竟发生了什么还不清楚。
  日子风平浪静的往前赶,没有任何事发生,了见也没有想起来任何东西。
  游作对此有种很满足的感觉,他不知道明天回怎样,也许会有人突然闯进家里,也可能了见会突然恢复记忆,一点痕迹不留的再次消失。
  但他们一起去看过了星辰大道,也一起去草薙哥那里吃了热狗,去喂猫,一起购物……
  已经很足够了,游作想,不管以后如何,这些事情已经真实的发生并且存在于那里了,谁也夺不走改变不了。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小雨。
  游作把猫粮装进袋子,了见默契的拿好两人一起买的伞,没有过多的言语,他们照例出发了。
  真是老年人的生活啊。
  游作呼了口气,他们走到一半就淅淅淋淋的下起了小雨,于是便变成了打伞散步,这两天总是如此。
  地上慢慢的爬出了很多蚯蚓。
  “了见你讨厌蚯蚓吗?”游作看了见一直盯着地上看。
  “不。”了见抬起头,“我认为这种生物很厉害,明明连一场小雨都需要爬出来防止自己被淹死,但无论身体从哪里被断开,都能存活下去,甚至还能变成两个新个体。”
  “很厉害。”
  “确实很厉害。”
  走着走着,就出了太阳,游作把伞收起来,却发现了见还在打,他那一边还稀稀拉拉的下着雨。
  “真是神奇啊。”了见转了转伞,水滴溅落在游作脸上。
  “嗯,每年确实有那么几次。”游作淡定的擦擦水,等下就要出彩虹了吧。
  “我,和游作并不是朋友吧。”了见说道,“但应该确实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游作沉默着,心里却并没有惊慌失措的感觉,了见应该是,早就有所察觉了。
  “你对我有所依恋,原因我不太清楚,不过你并不了解我。”了见摩擦着伞柄,“你对于我的形象大多出于幻想,在你的想象里我大概是个很好的人。”
  “但我不是,我能感受到一些违和感,例如你认为我作息良好,但我才刚开始精神,我可能出身不错,你让我三餐丰盛且规律,实际上我并不在意这些,有些时候你对我的问题会愣神,除非我提问你也不会主动对我说什么,可见我在你心里应该还是比较聪明的。”
  “你带我去看了星辰大道,虽然很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了悲伤,你带我去做了很多事,让我这段时间,很充实,但是游作,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也许…我更想在家里跟你聊聊。”
  了见又转了转伞,这半边的雨还在下,“通过这段时间我得到了三点结论,1.我们不熟,甚至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2.我们之间应该有过冲突,你试图说服我。3.你所追寻的,是你幻想中的鸿上了见。”
  “也许是吧。”游作觉得阳光晒得脸颊有些发热,“我对于你确实一点都不了解,大多数都出于我自身的猜想。”
  “我们相识于十年前,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予我勇气,很快我们就分开了,我没有找到你,当时几乎哭到脱水。”
  “再次见到你是十年后,我们变成了对方的劲敌,也因此我从你口中得知了十年前的真相,但是也得到了你救了我,救了我们的事实,”
  “原来如此。”了见撑于伞下,看着另外半边天上的彩虹,挺好看的。
  “这十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是否还被关于某个地方,你是否也和当初的我一样无助哭泣。”游作突然笑了,“可是太好了,你并不是六个孩子中的一个,真的是太好了。”
  “即使知道了一切,知道了你与罪魁祸首是父子关系,我还是忍不住的开心,我开始幻想你的生活。”
  “了见,以前你曾对我说你没有我想的那么善人,可是我也不曾想到你喜欢吃辣椒。”游作走进雨幕里,看着了见的眼睛。
  “就像你也不知道我其实很喜欢晒太阳一样,了见你看,没有人一开始就互相了解,我只是想和你互相了解。”
  “真可惜。”了见耸耸肩,“这些事情我也不记得了。”
  了见看着被雨淋的有些潮湿的孩子,没忍住心软了,他把伞移向两个人的中心,“要和我重新认识一下吗?我叫鸿上了见,什么也不记得了。”
  “藤木游作,我是藤木游作。”
  人生没有永远的好也没有永远的坏,我们不贪心,只要一半就好了,晴雨交界总会出彩虹。
  雨一点一点的被风吹去了,两个青年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把蚯蚓扔回土壤,旁边有几只猫咪喵喵叫着,像是在催促,它们的午饭还在两人的背包里。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