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盎然

杂食哦。

震惊!!霸道总裁女装癖逼婚实习生!!

  被同学们私下里叫做冷面人的藤木游作,其实心里一直有片白月光。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游作对小时候一起打牌的小哥哥念念不忘,犹记得当时他还是个流着鼻涕的小鬼头。
  邻居家的哥哥总是一点也不嫌弃的抱着他一起玩呢,而且总会亲亲他。
  游作想着默默红了耳朵,可惜后来搬家了。
  游作今年也大三了,面临着实习一年的生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平时低调的他会被分配到鸿上集团,不过都一样。
  游作去实习公司平淡的报到,平淡的端茶送水了一天,平淡的下班后留下来收尾。
  最后去趟厕所就回去吧。
  游作想,他只是整理了下资料,其实并没有用去太多时间,也就半个小时而已。
  游作揉着有些僵硬的脖子走进厕所,和正在洗手的银白色长发女子对视了。
  进错了!?游作整个人都僵住了。
  “非常抱歉!”他立刻九十度鞠躬,会…会被当成变态吗。
  “没关系。”入耳的声音没有特别女性的柔和,反而有种特殊的磁性感,游作听着都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烫。
  “啊,我这就出去。”游作低着头往后退,下一刻就被拉住了手腕,那人手劲大的让游作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就这么走了可不行呢。”女子的裙摆扫过游作的腿,淡雅的香水味充盈鼻翼,“这可是个秘密呢。”
  “???”游作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挣脱不开,而且他看到了小便器,那么就是说这里确实是男厕所,而这个女人…才是变态!!!
  女子长的非常漂亮,肤色有些黑却并不能影响她的美丽,睫毛长而自然上翘,双色的长发像月光织成的,编成一股柔软的垂在一侧。
  女子化着适宜得体的妆容,嘴唇形状姣好,细心的上着唇釉,就连牙齿都白的刚刚好。
  游作眨眨眼睛,就算如此这还是个变态。
  “我不会说出去的。”游作不动声色的挣了两下手腕,“请放开我。”
  “不行哦。”女子穿着高跟比游作还高,她吻了吻游作的鼻尖,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唇印,笑眯眯的看着突然脸爆红的游作,“我的名字是Revolver。”
  之后的事情就像被这个叫Revolver的神秘女人迷惑了一样,等游作回过神来已经回到了自己家,手里还攥着一个小红本本,
  竟然结婚了…游作一脸神游的梦游般的到了床上,这一定是个梦吧!
  第二天游作顶着一头乱糟糟的跟调色盘似的头发就去上班了。
  “哦,藤木君看来生活很幸福嘛。”
  “什么?”
  游作昨晚睡的太晚有点反应不能,他竟然查不到那个女人的消息。
  “唇印啊唇印。”对面的同事一脸我都懂,“不过在公司里还是收敛点哦。”
  唇印?游作反应了一下,猛的关上了电脑屏幕照了照自己,发现衣领上竟然有一个鲜红的唇印!!!!
  我竟然没有换衣服!?游作顿时有了洗澡的冲动。
  “总裁好。”、“总裁好。”……
  突然离门近的人员都站起来鞠躬问好,游作也来不及再想什么,跟着一起站起来。
  还没等他鞠躬,他就看到了总裁那万分眼熟的脸和丰满的冲他嘟起的唇。
  藤木·不知该做何反应·游作。
  “实习生啊。”依旧是那磁性到让人着迷的声音,“调去做我助理。”
  一句话定下了游作接下来水深火热的生活。
  “啊啦,别那么紧张啊。”Revolver也就是鸿上集团的总裁大人,笑眯眯的靠在游作肩上,“昨天我们还那么亲密呢,亲爱的~”
  “请问总裁有什么事情?”游作想疏离而又不失礼貌的起身,然而总裁的力气像个怪物,动…动不了。
  “什么事?”Revolver眯了眯眼睛,迅速的给游作今天早晨才洗好的脸上响亮的印了一个大唇印,“没有事情哦~”
  “你怎么能!?”游作睁大了眼睛,死命的把头远离这个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我都说了你的秘密我不会说出去。”
  “我不信哦~”Revolver轻轻松松的就把那颗脑袋按了回来,做出了强迫别人撞胸的举动。
  游作觉得这个胸有点硬。
  “只有让你成为我的人我才放心。”Revolver坏笑着,说完就开始扯自己这个发小的衣服。
  没错,Revolver就是游作心中的那个白月光,真名叫鸿上了见,男性。
  之所以女装只是为了戏弄发小而已。
  鸿上了见,钻石王老五一枚,犹爱恶作剧,没什么喜欢的人,独独对小时候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鼻涕虫念念不忘,还没开窍。
  “请停手!!!!”游作平静的声音有一丝颤抖,这个女人的力气就像个怪物!!
  “不要再挣扎了!游作!”了见蹭磨着游作的脸颊,满脸都是坏笑“我们都已经结婚了哦。”
  游作:心如死灰。
  但是就算是咸鱼还是要挣扎一番的!游作在挣扎中不小心扯开了什么东西,伴随着布料撕裂的声音游作眼睛一瞟,就看到了平坦的胸口和乳头。
  “男人!!?”
  游作:目瞪狗呆.jpg
  “啊…被发现了啊。”了见恢复了声线,“本来还想再逗逗你呢。”
  “结婚证怎么回事?”游作很冷静的问出关键问题,“同性恋是一回事,国家法律还没有到会给发本本的地步吧。”
  “是逗你玩儿的哦。”了见边回答边摘掉了假发,“这个东西真的很热呢。”
  游作瞳孔猛缩,这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啊!!!!
  “啊,好久不见了游作~”了见站起身来想去拿卸妆水。
  “了见。”游作拉住了他,头发下垂洒下一片阴影,“我们去荷兰吧。”
  “啊???”了见一脸懵,“想去玩吗?好呀,不过我个人推荐去迪士尼哦,很好玩。”
  “去哪里玩都可以。”游作凑近的脸让了见有种危机感,特别是那满脸他故意印上去的唇印,总觉得背脊发凉呢。 
  “在那之前我们先去荷兰结婚。”
  “啥???”



有想过一个小片段:
  竟然真的做了,而且竟然是个男人!
  酒真的是万万喝不得!
  游作醒过来时甚至有那么一会儿是拒绝睁开眼睛去面对现实的,本来就够乱遭成一团的了。
  游作做好了心里准备,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映入眼睛的是白月阿不,是了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游作一脸震惊的坐起来,被子被撑起露出两人裸露的身体,了见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昭示着昨夜的疯狂。
  屋子里洒落了一地的衣物、酒瓶子,还有一顶假发。
  假发!?游作的视线在假发和了见的脸上来回对比,终于在看到了见耳朵上幸存的一个耳坠后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自己在醉酒后上了女装后自己没认出来的白月光,而且就在刚刚游作的脑子刚好不好的想起来了昨晚破碎的画面。
  被强迫的了见、哭着喊不要的了见、强忍呻吟的了见……
  硬了。
  那么,游作在满屋子狼藉中杵着头一脸凝重,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