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盎然

杂食哦。

浴室里的头发是谁的?

     【游了同居前提】
  “藤木游作!”了见光着脚刺啦刺啦的随便裹着个浴巾猛拉开了门,“你的毛又堵住出水口了!!!!”
  “哈??”游作走到浴室一看,出水口一团银白蓝色系的头发张牙舞爪的阻止着水流的经过。
  “这明明是你的。”游作一脸嫌弃,却还是脱掉了拖鞋光着脚走进去,熟练的揪起了头发,“对,就是你的。”
  “不对!我头发颜色比这个浅多了,而且。”了见从中拽出了一根粉毛,一脸严肃,“经过科学对比和实际情况的分析,真相只有一个!这根粉毛一定是你藤木游作的!!”
  游作默默的清通了下水道,浴室里游荡的水终于有地方去了,“别闹了,了见,会感冒的。”
  “好啦,知道了。”了见摆摆手,和游作交换了一个吻,就一个继续洗澡一个出去继续换床单。

  “啊,这次真的是多亏你了啊游作。”窗外刚刚还哗哗的暴雨已经停歇,尊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身上穿着游作的衣服。
  “啊,没事。”游作摆摆手,“雨停了就回去吧。”
  “啊,真是无情呢。”尊耸耸肩,“好吧,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回见~”
  “回见。”
  “哼哼哼~”了见搓着头发哼着歌,微微移动一下就又感觉浴室满地的水,“啊呀~看看有没有游作的粉毛。”
  了见兴致勃勃的弯下腰,一入眼就是刺目的红色。
  “???”了见睁大了眼睛,第一次将手伸向了出水口。
  游作坐在床上,一脸问号的看着出了浴室十分沉默的了见。
  “游作。”了见上了床坐在另一边,“你愿意让我上吗?”
  “这个问题我们不是决定好用决斗来定吗?”游作附身过去,“了见,你有点不对劲。”
  “你不爱我了。”了见跳下床,“你不是再是当初的藤木游作了!”
  了见蹬蹬蹬的就跑出去了,徒留游作一脸的反应不能。
  了见当然不是看见几根头发就疑神疑鬼的人,昨晚他只是皮一下,最后还是蹬鼻子上脸的要求了第二天的煲仔饭,然后愉快的入睡了。
  游作牌晚安吻,入睡好梦一等良药!
  了见愉快的吃完了煲仔饭,笑眯眯的看着游作出门卖热狗赚钱持家。
  好了,现在该去看看究竟是那个小妖精了。
  了见并没有去翻游作的电脑,游作的电脑他太清楚了,干净的除了偷拍的“了见酱~”文件夹外什么都没有。
  了见悄咪咪的黑了游作的针孔摄像机,以极快的倍速确定了那个红毛的嫌疑人。
  “穗村尊啊。”了见扯出一个笑,“果然是你小子。”
  游作因为草薙表示要带车子去维修早回来了,发现一个浑身黑的人鬼鬼祟祟的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正在挥着棒球棒。
  啊…对视了。
  “了见你…去做什么?”游作顺手关上了门。
  “……”去找情人的小情人被逮个现行该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请联系鸿上了见。
  最后游作哭笑不得的解释了原因,并且他也没想到穗村尊头发掉的那么严重。
  然后好说歹说了见终于换下了衣服,两人进行了新一轮的决斗来决定今日的幸福。
  第二天。
  “你的衣服被猫咪抓坏了。”游作一脸坦然的双手空荡荡的接过自己的衣服,并已经瞄准好了垃圾桶准备乖乖听话等下去扔掉。
  穗村尊:“啊…没事。”……特意拔了那么多头发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