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盎然

杂食哦。

受死吧!!藤木游作!!!!

  “我喜欢你,了见。”下午的阳光晒的少年鼻尖一层薄汗,耳尖微红。
  “哈???”刚打开门的了见一脸懵逼。
  鸿上了见,优秀母胎单身男,于四月三十日的下午,措不及防被写作Playmaker读作藤木游作的前宿敌找上了门,然后收到了人生第一次的表白。
  “你在胡说些什么?”了见扶着额头,“又不是愚人节。”
  “没有在胡说。”游作自顾自的关上门,换上了拖鞋登堂入室。
  了见看着走近的少年忍不住直起腰,“Playmaker,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请回……????”
  “这是什么鬼东西?”饶是了见也有点反应不能,“世界表白日?”
  游作点点头,操作着屏幕往下滑,一行清晰的“被表白男女不可拒绝”几个字被特意加大加粗甚至还有下划线。
  “哈?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了见皱着眉,“想要戏弄我吗Playmaker。”
  “没有在戏弄你。”
  游作此人像是有魔力一般,一旦他看向你,就会让你有一种你是他无比珍重的人,他的眼中只有你的错觉。
  了见有点不自在的移开眼睛,“没有在戏弄我,难不成你还真的喜欢我?”
  “怎么不说话了?”了见双手环胸回过头,“被我说中没法反…额。”
  了见抿了抿嘴,感觉自己也有点不对劲起来,话说你脸红个什么鬼啊Playmaker!
  “了见不是很注重规则吗?”少年的声线可以听出细微的颤抖,可那双眼睛却一眨不眨的望进他眼睛里。
  “啊,是。”了见觉得自己被迷惑了,不由后退一步,糟了,完蛋了。
  “那,世界表白日也是一种规则啊。”游作轻咽了下唾液。
  了见发现自己竟控制不住眼睛,往那上下滑动的喉结,因为奔跑而从凌乱的衣领中露出来的锁骨上瞟。
  “所以,你不能拒绝我。”
  竟然同意了。了见躺在床上拍着额头,那孩子究竟在想什么啊。
  A:“听说了吗!?Playmaker向Revolver表白了!”
  B:“哦哦听说了!!而且Revolver还同意了呢!!”
  C:“你们的消息已经过时了,他们已经要结婚了!!你们看,新人不是在这儿呢吗!”
  “Revolver你怎么还在这儿?Playmaker等你好久了。”看不清脸的人拉起来了见就跑。
  “什么??”了见低头一看才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穿上了洁白的婚纱,手上甚至还有戒指!?
  “啊,是Revolver啊!”
  “Revolver大人要幸福啊!!”
  “Revolver大人太美啦!”
  “Revolver大人啊!!!!”
  三骑士!!!了见捂住了脸,他的形象竟然没有戴面罩,你们来凑什么热闹啊!!!!!
  了见挣扎着想退出去,但是不知道是谁在推搡,一步一步不得不走进那个发着微光的门。
  发个屁光哦!了见忍不住爆了粗口。
  门被推开了。
  身穿洁白同款婚纱的Playmaker微笑着回过身来,“你终于来了,我亲爱的了见。”
  震惊!!!!!!!!!
  了见觉得自己大概是快死了,那个Playmaker,该死的可爱啊!!
  “了见。”突然有个人出现在身旁,“你也长大了啊。”
  “父亲!?”了见不敢置信的抬起头,一脸惊讶还没维持好就变成了生无可恋,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家父亲眼中一身洁白婚纱娇羞无比的自己。
  “啊!!”
  了见惨叫着猛坐起来,惊魂未定的男子瑟瑟发抖以至于没敢继续睡,这个梦太可怕了!!
  了见披了个外套准备去喝点水,路过大厅时就看到了窗外比任何一次都绚丽的星辰大道。
  了见:“……”搞事情哦。
  几乎是刚过七点,也就是他正常作息起床时间,那个叫藤木游作的竟然一脸自然的打开他卧室门走进来了!!
  Playmaker这个名字已经给了见留下阴影了。
  “……”了见表示不想说什么。
  “咳。”游作围着围裙突然就红了脸。
  了见:“……”私闯民宅后迟到的羞愧?
  “我是想来叫你起床的。”少年眨了眨眼。
  对不起哦我彻夜未眠。了见表示自己十分的想翻白眼。
  “熬夜的话对身体不好。”游作一脸正直。
  哈?你以为我家的门是这么好攻破的吗,盖好自己脸上的黑眼圈再说话。了见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如果一直熬夜的话,黑眼圈会扩散到整个脸上的。”藤木·正直脸·游作。
  “???”了见用他彻夜未睡深受打击的大脑反应了一下,卧槽这小子是在说他黑啊!
  “受死吧!藤木游作!!!”
  游作:“喵喵喵???”
  一阵乒乒乓乓后,两个人最后还是折腾到了餐桌上。
  “喂我说你。”了见瞄了一眼对面顶着个花猫脸的少年,心里有点不好意思,果然睡眠减少会造成血糖降低,最后表现出来就是行为冲动吗。
  “什么事?了见。”游作似乎很喜欢叫他的名字。
  了见咬着鸡蛋也懒得管他叫什么,“那个围裙难道你要一直穿着吗?”
  了见家是只有了见母亲会做饭的,自从母亲走了后就全靠外卖解决,不过围裙和工具倒是留下来了,围裙的话,自然是粉色蕾丝边的啦!
  “啊,忘记了。”少年点点头,一点也不扭捏站起身来脱掉了围裙。
  是便服啊,了见喝了口牛奶,嗯…等等,我家冰箱可没有牛奶这种东西!
  了见神色复杂的看向对面低头吃饭的少年。
  这家伙…绝对是个变态吧。
  “藤木游作。”
  “什么事?了见。”
  “你还赖在这里做什么?”了见坐在沙发上,他一点也不想吃这个家伙准备好的水果,再一起气氛融洽的看电视。
  “我们是恋人啊了见。”游作拿起来一块兔子苹果伸到了了见的嘴边。
  这种错误的决定我当然记得!了见狠狠的把苹果拍到了地上。
  雪白的果肉滚了几圈就脏掉了。
  “藤木游作。”了见站起身来,“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但是你所喜欢的,究竟是十年前那个跟你说话的孩子,还是,我这个夺取了你的时间,造成了十年前事件的鸿上博士的儿子鸿上了见,汉诺的首领Revolver呢?”
  了见觉得自己肯定是有些低血糖了,不然怎么会觉得有些悲伤呢?
  “你只是在徒劳的追寻着你自己所臆想的那个,所谓的带给你勇气,拯救你的家伙罢了。”
  “而且。”了见转过身去,“别自以为是了藤木游作,我不需要你来拯救。”
  “这个问题不算问题。”有一只手拉住了另一个人的衣角。
  了见回过头,俯视着坐在沙发的人。
  少年没有站起来,贴心的保持下位者的姿态,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可以被接受的距离,可那双明亮的眼睛却直直的望进他的心里。
  对于拥有这样眼神的人来说,这世上大概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他的吧。
  就好像,摇摆不定没有安全感的人,是他鸿上了见。
  “我喜欢你的理由有三个。”
  “第一,不管是十年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都是你。”
  “第二,你确实不需要我的拯救,但是我想陪你一起的想法,不是知道你不需要就能停止的。”
  “第三,我想要的那个人,只能是你,了见。”
  糟了,了见有些绝望的想,这次是真的栽了。
  “果然还是。”了见低头握住了游作的手。
  “了见。”游作笑着抓住他的手站起来,好像都要有尾巴摇起来了。
  “受死吧!!!藤木游作!!!!”
  “什!?呜哇!!等!了见你脸好红。” 
  “闭嘴!!!!!!”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