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盎然

杂食哦。

怎么哪里都有你!?

   八月末九月初,阳光直射的柏油路上的空气在高温下呈现着扭曲的一线,偶尔飘过的一点微风带来的都是另一阵火热的气浪,而这最热的时候,也是学生最忙的时候。
  鸿上了见,学生会会长,最忙碌的男人。
  今年入学的新生相比往年多了两百人,这就意味着工作量的增加,幸而也有部分的本地学生入住虽然确确实实是少的可怜。
  新生的入校是要比老生早到的,走读生还好说,简单的缴费,领东西,登记走人就可以了,住宿生就比较麻烦一点了,基于以上还要分发生活用品以及把他们带去自己的宿舍,并强调住宿守则和违禁品出现的严重性。
  一暑假冷冷清清只在烈日下引来一些猫咪、鸟类等小动物进来乘乘阴凉的学校突然间喧杂起来。
  突然间发现的熟人、依依不舍的家长、新奇的拍照发推的女孩子……吵闹的连好像气温都上升了几摄氏度。
  了见的衬衣早就被汗水塌掉了,他擦了擦鼻尖的汗,内心有点厌恶周围的气味,更是对自己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人手远远不够啊,而且来的尽是些添乱的女性。
  了见搞不懂那些穿着长裙蹬着高跟的女孩怎么会想不开这么大热的天跑来义务接待新生,而且来了也没什么用。
  他叹了口气,短暂的休息后走向他负责的招待处。
  “藤木君吗?”了见对比了一下新生名单,“你的宿舍在①号宿舍楼,这是手册请拿好。”
  “谢谢。”
  了见拿出一份用品有点犯难,学校住宿费不便宜提供的用品自然不少,一般新生都有家长陪同相对来说也拿的过去,可没想到今天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没人陪的。
  了见和已经抱起来被褥床单没手再拿的藤木君默默对视。
  “我来帮你。”一只手自顾自的拿起大半的物品。
  了见顺着看过去,没见过的面孔,衣服还很清爽没出什么汗水,可能是某个新生的哥哥或者弟弟?
  了见对他礼貌的笑笑,“那就麻烦你了。”
  那人默默点头,“藤木游作。”了见愣了一下,复又笑道:“啊,藤木君,我是鸿上了见,请多指教。”
  “叫我吗?”新生藤木君艰难的把脸从被褥后面露出来,一脸汗水已经成了一个大花脸。
  “哈哈,你们两个都姓藤木呢。”了见抱着东西领前半步给他们带着路,“为了避免搞混,游作君,这样称呼你可以吗?”
  游作的鼻尖已经浮上一层细密的汗水,“不介意,了见。”
  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呢。了见对他笑笑转过头专心带路,天气炎热一路上都没人再说话。
  安顿好新生后,了见向游作点点头,走了没多远就发现这人十分自然的跟在他身后。
  大概是顺路吧,了见想,毕竟招待处就在大门口。
  两个人从两步的距离渐渐缩短到半步,最后并肩走在林间小道上,那是一个很受学生欢迎的长廊,可以说是从大门到宿舍最舒服的一段路了,人不少,都安安静静的走着,谁也不想打扰这份难得的凉爽。
  “…藤木君没有其他事情吗?”了见有点无奈的看向一路跟着他走回招待处还很自然的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的少年。
  “没什么事情。”少年转过头来平静的看着他,翠绿的眼眸像是最美好的盛夏,扫去了燥热,余下的只是深山泉水流淌过手心的清凉,被他注视着的时候,好像突然间附近的喧嚣,气温带来的浮躁都被抽离了。
  “没什么事情。”他又重复了一遍,“叫我游作,了见。”
  了见胡乱的点点头,有点慌乱的移开眼睛,什么啊这个人,自来熟吗?
  天气真是太热了,脸晒的有些发烫呢。
  “既然藤木君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愿意来帮忙接待一下新生吗?”了见回头灿烂的笑着,谁会傻到大热天的跑来跑去的干活啊。
  “好的,了见。”出乎意料的干脆,了见噎了一下,不小心又和那双眼睛对视了。
  了见有些不自在的偏过头挠挠下巴,“额…好吧藤,游作君。”
  实际相处下来后,了见发现藤木游作是个很不错的人,安静而且效率,也没有出过错,不过就是死活不离开他十米远,而且一旦空下来总是盯着他一动不带动的。
  托他的福了见觉得整个人都凉了呢。
  从下午两点多遇到这么个奇怪的人,一直到送走最后一个新生已经是傍晚五点半了,猖狂的热浪席卷着最后的阳光,逐渐隐没在西山。
  “今天谢谢游作了呢。”了见笑眯眯的看着比自己还狼狈的少年,白色的体恤湿了干干了湿,皱皱巴巴的还染着不少尘土,头发乱糟糟的都混色了,连那张白净的脸上都留下了汗水蜿蜒而下不小心遇到了尘土的痕迹。
  像个小花猫似得。
  了见莫名的觉得这么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配上这么个形象有种无辜的可爱感。
  他笑了两声,在游作疑问的眼神中抽出来两张湿巾递过去,“擦擦吧。”
  游作低声道了谢,接过湿巾细细的擦着,晒了一天有点温热的湿巾在和脸接触后,残留的水分迅速的蒸发带来一阵清凉。
  连游作都忍不住舒服的叹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疼的手臂。
  了见笑眯眯的看着,这样才像个少年嘛。
  “今天真是谢谢游作了,真是帮大忙了。”了见站在校门冲游作点点头,“那么有缘再会了,游作。”
  “嗯。”游作点点头,“再见,了见,”
  了见转身便走,一直到路口转弯才感觉到了那视线的消失。
  了见回头看了一下,那个人他确实没有见过,不过,了见回头继续走着,那种“我什么都知道”的眼神真讨厌呢。
  游作看了一眼那个路口,慢悠悠的转身往路的另一边走。
  作为学生会会长,新生入学会上发言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当然是理所应当的,演讲稿早在暑假开始时了见就已经准备好,按理来说不会有什么让了见感到棘手的问题,对于他来说这就像是走个过场一般轻松。
  哦漏,得意的太早了。
  了见一边发言一边有些崩溃的偷瞄坐在新生里的某个藤木君【划重点】。
  原来是新生啊。了见心里想着不小心对上了视线,哦漏,被发现了。
  了见发誓那个本来低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家伙一瞬间眼睛都亮了,啊啊,他又开始盯着自己看了,……他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录像???
  了见微笑着在掌声中走下发言台,在强烈的目光中不得不的冲着举着手机的家伙点点头。
  了见想,大概是个变态吧。
  “大家好,我是今年的新生,藤木游作……”
  原来是个优等生吗,了见摸了摸下巴,果然就要趁这个时候先跑为敬!
  藤木游作刚讲个开头,就发现那个人跟旁边的人说了什么,就正大光明的走掉了。
  藤木顿了一下,继续发言。
  了见昨天正大光明的翘掉了新生入学日,想了一下午最后得出结论,这个人是新生而自己都已经快毕业了,不管是课程还是行程甚至社团都不会一样,有什么可担心的。
  了见觉得十分完美,出去买了个热狗就愉快的开始日常清点他收集的卡牌。
  他的社团也和这种卡牌有关,不是什么大众流行的东西,也就是小众里的殿堂级吧。
  了见摸着卡牌,眼里温柔的像是承载着一片月光,这是些都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呢。
  从暑假的懒散到适应学院生活也就过了一周,新生军训也有部分院校落幕,说是部分院校,当然是因为不同院系有不同的要求,你不能要求文科生去负重跑马拉松不是。
  一周没看到那个奇怪的学弟,了见渐渐就将其抛之脑后了。
  “嗯,这周开始就可以进行社团活动了,通知各社团吧。”了见扫了一遍卫生检查结果,下达了通知。
  “是!”
  了见从位子上站起来,也很久没见过那群家伙了,去社团看看吧。
  “哦,我们的王牌来了,藤木君看!这位就是我们大名鼎鼎的学生会会长兼决斗部的王牌!”社长热情的伸着手,亢奋的脸红脖子粗,“鸿上了见!!!”
  了见一脸懵逼的看着黑了一些的游作,这个家伙怎么在这里???
  “啊,了见。”游作点点头,“好久不见。”
  “啊。”了见神色复杂的点点头,“好久不见。”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和你见面.jpg
  “原来会长和藤木君认识的吗。”社长推了推眼睛,“怪不得怪不得,都是打牌很厉害的家伙啊。”
  “哦?”了见这才注意到游作手上的决斗盘,这款决斗盘,了见眼中精光一闪,是个老手。
  而社长的水平他也是清楚的,既然这么说,看来他会出现在这里是个巧合了。
  了见微笑着伸出手,“来决斗吧,游作,”
  “啊。”游作伸出了手,“求之不得,了见。”
  “真是大新闻啊。”社长在另一边已经打开了手机,很快社里剩下的两个人就表示马上就到。
  “老规矩吧了见!”社长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啊。”了见点点头,“就按照老规矩。”
  了见看着游作露出了一口小白牙,笑的人畜无害,“输的人请全社团去吃汉堡加冰可乐。”
  游作点点头,一脸凝重。
  “决斗!”×2
  “没想到会长竟然输了呢。”社长咬着汉堡一脸世事无常,另外两个成员也点头符合着,平常只有他们请的份,能吃上鸿上君请的汉堡,真心不容易。
  这次换了见盯着游作不放了,游作一脸正直的回往,空气中似乎有花火噼里啪啦。
  “下次,你一定会输。”了见从喝空了的可乐杯里到出来几个冰块嚼的嘎嘎响。
  游作刚咬下来一口汉堡,满嘴的东西说话未免太不礼貌,只能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不认同。
  “看来以后放学的加餐有着落了。”社长哈哈的笑着,“那么我还要去一下图书室,就现撤了,”
  “我也要去打工。”
  “我也是哈哈哈。”
  最后就剩下了了见和游作,
  气氛有点尴尬啊,了见心不在焉的搅拉着冰块,得说点什么。
  “了见你。”对面先发制人了。
  “什么?”了见乐的不去想什么话题,笑眯眯的接下了话茬。
  “打牌的时候意外的热血呢,”游作说完还点了点头。
  了见整个人都僵硬了。打的太激烈,不小心代入了…
  看游作还想说什么,了见连忙站起来,“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游作明天见!”
  几乎是没给对方什么反应,了见就风一般的冲出了店门。
  啊,太糟糕了。了见捂着脸,不但不小心做出了那样的举动,竟然还忘记付钱就跑掉了,得去道歉啊,了见想。
  “这个热狗车…”了见有些发愣,不是只有周三四还有双休会在这里吗?今天明明周一。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了见走过去,这家店超级无敌合他口味。
  今天吃什么呢?父亲母亲八月初就去出差了,他日常都是靠这些店铺和流动车过活。
  唔,今天就吃…“请给我来份双肠热狗。”
  “好嘞,马上就好。”
  “我也要一个。”
  了见被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吓了一跳,“喂,游作你这家伙走路没声的吗?!”
  “啊,抱歉了见。”游作一脸无辜,“是你挑的太认真了。”
  “回来了游作。”热狗车主爽朗的笑着。
  游作点点头。
  了见一脸懵,“你们…认识?”
  “哈哈哈,是邻居呢,算是看着游作长大的。”男人熟练的做好一个热狗,“来,小哥你的热狗,请拿好。”
  “啊,谢谢。”了见下意识的接过掏出钱,男人制止了他的东西,“第一次看到游作的朋友呢,又是老顾客,这个就当我请你的吧,来,游作你的。”
  了见看着两个人熟络的举动,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这个藤木游作说不定,真的认识自己。
  “你朋友跑掉了呢游作。”
  “啊,我知道。”
  第二天了见顶着两个黑眼圈走进高等C语言教室,震惊的发现那个害他彻夜未眠的家伙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他常坐的位置旁边。
  巧合吧……
  不得不一起去食堂,发现对方很自然的领着他!领着他!去他常去的窗口。
  …巧合?
  决斗又输了,对方十分熟悉自己的套路这一点了见昨天就体会过了而且,放学后竟然十分自然的一起去吃了热狗!!
  怎么可能是巧合!?
  了见操纵着电脑,死命的黑这个藤木游作的信息,除了学校档案里也有的消息,还有他是卡牌圈那个大佬Playmaker外竟然一点其他的信息也没有。
  连资料都防的滴水不漏啊游作,了见神色凝重,这个家伙,连自己的黑客技术都很了解。
  果然是变态吧。
  了见拿起电话拨打了110,警察调查过后说是他诽谤,最后了见自己锒铛入狱,以为在监狱里至少没有那个家伙,结果藤木游作穿着警察制服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了见。”
  惊醒!!!!
  了见满脸汗水的猛坐起来,才发现已经是清晨了。
  真是个糟糕的梦啊。
  了见走进浴室,站在花洒下任水流冲刷自己,头发很快打湿,贴在额头、肩脖上,凌乱出交错的纹路。
  他搓揉过肩膀、胸膛、大腿、私处,手指的纹路搓过皮肤肌理,通过摩擦卷起秽物最终被水流冲离身体。
  了见洗头的时候喜欢整个人浸入花洒,闭上眼睛,体会从头皮蜿蜒到后颈、锁骨、胸膛、大腿膝盖…一直到脚趾的那股温热。
  他的手会轻轻的搔弄发根,搓揉泡沫。
  因为呼吸时容易被呛到,了见选择用嘴呼吸,微张着的薄唇,轻闭的眼睛,微曲上翘的睫毛。
  那弧形的眼睑后面,是最美的月光。
  他想,那人如果不是变态的话,可能就是喜欢自己吧。
  了见甩甩头发,用过早餐后直接就去学校了。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得做个了断。
  “游作!”
  “了见,你来看一下这个防火墙。”
  “啊…哦这个!很厉害啊!让开我来!”
  ……
  “游作!!”
  “了见,你看这个卡。”
  “啊…你从哪里弄来的!!!卧槽!!!”
  ……
  “游作!!!”了见气喘吁吁的拍开门,虽然他能隐藏自己的信息,但是地址总是真的吧。
  “了见晚上好。”游作一脸淡定的请他进去。
  “啊…晚上好。”了见愣了一下,乖乖的脱了鞋换上拖鞋,“突然拜访,打扰了。”
  了见走进这个和自己家完全不同的房子,没什么特殊的,看过去一眼下一秒立刻就忘记了,只有前面带路的那个人清晰的映在眼眸刻在记忆里。
  了见突然就觉得没什么所谓了,仔细想想这个人,终归是没有做什么危害他的事情啊,就算是同性恋。
  等等!了见突然僵硬了,如果真的是同性恋的话,自己岂不是送羊入虎口!?不不不,就算不是同性恋,…那就是变态!不管怎样都是死路一条啊!!崩溃!
  鸿上了见!人生大危机!!!
  “请坐吧了见。”
  “额…啊。”了见磨磨唧唧的坐下,觉得自己真是猪油蒙了心,怎么一遇到和这个家伙相关的事情就这么不谨慎。
  “了见是有事情想对我说吧。”游作像刚见面时一样,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面容平静。
  【如果你无惧于看着我的眼,你会看到我没有任何隐瞒。】
  了见安静了下来,沉默的点点头。
  似乎突然间就知道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了解。
  “了见讨厌我吗?”
  那个少年这样问了,了见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声音“不讨厌。”
  “那我们,何必想那么多呢?”
  是啊。了见轻轻将头抵上那个人的肩膀,半闭上眼睛。
  这样的话,也挺好。
  以后偌大的学生会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定夺,星辰大道也有人一起欣赏,好的卡组一起讨论,一起试吃新的热狗口味……
  不再是一个人了。







  ————————————————————
  约摸是个明媚的清晨,阳光透不过的厚重窗帘后面,自我拥抱着的白发少年正陷在柔软中沉睡着,从他舒展的眉头,微翘的嘴脸看是个不错的美梦。
  不过,梦该醒了。






















我本来想叫生如夏花的,然而你们都不看,生气。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