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盎然

杂食哦。

变成猫了!?为什么???

  七月盛夏,太阳晒的地面像煎炸热狗的铁板,如果可以了见绝对不会选择这样一个天气出门,可惜他实在是觉得有点不舒服,不是中暑或者是感冒什么的,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颤动,伴随着微微刺挠的痒意,就像世上最细密、柔软的纤毛轻柔的,冲刷着你的神经末梢。
  那感觉简直让他发了疯,身体强烈的表达着不适,变得敏感至极,甚至像花痴病一样让他在与人的任何接触下轻易的起了反应。
  简直太糟糕了。了见想。
  医院距离他暂住的地方并不是太远,正所谓大隐隐于市,如果可以的话了见不想和任何人有任何接触,但是乘坐出租极有可能被Playmaker和那个伊格尼斯发现,而自己这个状态极其不利于任何方式的决斗。
  所以了见最后决定步行,很快他就后悔了,高温似乎和身体内的某种东西达成了一致,骨骼的骚动越来越明目张胆,他甚至觉得能够听到关节间的摩擦声。
  他费劲的抬起手臂擦擦顺着下巴流下的汗水,下一秒他就红了脸。
  情况已经严重到连自己的触碰都不行了。
  了见微微的喘息着,看似正常的迈着有些蹒跚的脚步摸索进一条阴凉的小道。
  游作是在倒垃圾的时候发现这只猫的,非常漂亮的小猫,有一身蛮独特的皮毛,硬要说的话跟某个人挺像的。
  游作沉默的把猫抱回去在AI的咋咋呼呼中折腾半天也没弄出来一个像样的猫窝。
  藤木·手残·游作
  下午五点,张狂的温度终于随着那火球的轨迹消散一些,漂亮的小猫也眨了眨漂亮的像是反射着月光的蓝眼睛,彻底清醒了。
  “哦哦,猫咪醒了哦,Playmaker大人~”
  伊格尼斯!?了见猫一瞬间睁大了眼睛,怎么会在这里??
  然后了见猫就见到了,巨大无比的Playmaker啊!
  “喵嗷!!!!!!!”这可以说是世上最凄厉的猫叫了,其声音中透露的凄惨都让游作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他不过是想伸手把猫抱起来。
  了见在看到那个巨大的身影的一瞬间就发现了不对,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了双手,然后少了两个前腿的支撑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狗吃屎,哦不猫吃屎。
  身子底下垫了东西疼到不疼,最让了见崩溃的是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属于猫科动物的爪子。
  有什么事情是在你准备重新计划完成一项重大事情却在实施前变成了猫更让人崩溃的!?
  答案是有的,了见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发现那个他最大的敌人,抢走了伊格尼斯还两次打败他的家伙,蹲在他面前伸出手准备抱他!!
  这绝对不能忍,而且谁知道那该死的病在猫身上会不会发作。
  了见一想到发病的感觉毛都炸起来了,当机立断的撒腿就跑,哦,不习惯四条腿的他左脚绊右脚直接骨碌出去了,最后以一个倒栽葱的姿势停在地板上。
  了见:没…没脸见人了。
  AI早在一旁笑的数据都要化成眼泪流出来了,游作也轻笑了两声,大概是没见过这么蠢的猫。 
  被从地上抱起的时候,了见就像一条死鱼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
  游作难得温柔的摸摸小猫的毛,以示安抚,然后一只手抱猫一只手拿了些换洗衣物准备进浴室。
  “要去洗澡吗?”AI有些幸灾乐祸,“猫咪可是很怕水的啊。”
  游作点点头,“毕竟要睡在床上。”言下之意就是要洗干净。
  了见:????放我下去!!!!
  值得庆幸的是变成猫咪后病情似乎也不治而愈了,不过被无情镇压了的了见猫与他的敌人进行了一个亲密无间的香喷喷的洗白白,真是喜闻乐见可喜可贺。
  据说从动物脸上很难看到表情,那么现在一脸生无可恋的猫咪大概打破了游作的认知,不过游作还是一脸正直的顶着滴着水的头发给已经擦干净的猫咪细细的吹毛。
  猫这种生物,大概是很娇弱的吧。
  游作摸了摸吹干后整只膨胀起来的白猫,手感很好,然后给自己草草的吹了吹已经不再滴水的头发就去做饭了。
  晚餐是热狗。
  了见顶着面前一整个热狗有点懵,厉害了我的宿敌,你卖热狗就算了自己在家也吃热狗??不是都说做那行弃哪行吗。
  不过…猫咪是不能吃这种重油重盐的食物的吧?了见虽然自己没养过猫咪,但是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游作嚼着热狗不解的和抬头盯着自己的猫咪对视,一口又一口。
  都吃到脸上了啊。了见默默的低下头挑着没什么油的面包吃,Playmaker还是个孩子呢,叫,藤木…游作吗。
  了见还是高估了猫咪脆弱的胃,不,说不定是他家的面包不好呢。
  了见虚弱的趴在枕头上,胃里非常不舒服,他深刻的认识到了猫这种生物的脆弱。
  游作对着虚弱的猫咪第一次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急匆匆的换上衣服抱着猫咪就出门了,也不怕拉肚子的猫会不会弄自己一身。
  “猫咪不能吃人类的食物,当然也视情况而定,你家这只似乎肠胃很娇嫩,有油有盐的都不可以吃,送来的很及时,有些拉稀但还没到脱水的地步。”医生干练的分析着情况,“药已经喂过了,回去后喂点流食不要有米这种不易消化的……你家的猫是公猫吧。”
  “啊。”游作摸猫的手停顿一下,点点头,“是的。”
  “这样啊。”医生摸摸下巴,“已经成年了,要不要考虑做一下节育?”
  节育!!!??!!??!!!!
  了见毛都炸,身体虚弱的很而且这个高度……他不敢跳。
  游作看着突然热情起来的猫咪,被柔软的尾巴扫过脸颊,胸膛被来回蹭磨着,温热的舌尖舔过的手指已经开始因为水分的蒸发有些清凉。
  游作突然就笑了,笑的毛下脸已经红的一塌糊涂的了见一愣。
  “不用了,谢谢医生。”游作已经抱着他出了医院的门。
  了见把脸埋在“宿敌”的手肘里,笑,笑什么笑。
  尾巴却不听话的缠上了谁的手。
  游作特意去了一趟宠物店,买了宠物用品的同时,还买了一个可爱的铃铛戴在了了见脖子上,挣扎和抗议是没有用的。
  当然,了见想起来这个少年空荡荡的,连墙皮都脱落的家,又看看那一大包宠物用品,只是轻微推了推游作的手,也就由着他去了,反正,现在也找不到变回去的方法不是。
  游作光明正大的逃了一天课,第二天还特意带了一个大包,里面一枝笔都没有只有一只舒坦的猫咪。
  藤木·明目张胆·游作。
  鸿上·操心·了见:这孩子,怕是考不上大学了。
  平安无事的度过了一天,在包里听了一天课有点昏昏欲睡的了见突然被放学铃惊醒,不行!他不能就这样下去,他要逃跑!!
  “喵~”了见从包里挣动着,不断的发出猫呜呜的声音,游作果不其然拉开了拉链,了见眼中精光一闪,就跳到了桌子上。
  “啊!是猫猫!”
  “好可爱~”
  “喵喵喵~”
  ……
  被发现了。
  女孩子们呼啦一下子就围了上来,一开始还比较矜持,后来就开始自顾自的讨论起了自己的养猫之道。
  游作有点懵脸上却很正直,一回神就听到各种养猫小知识,想起虚弱的猫咪又按捺住性子,浑身不自在的站在一堆女孩子中间,往桌子上一看,哪里还有那个小妖精!!
  游作睁大了眼睛,从女生堆里挣扎着挤出去,连发型都挤混色了。
  了见是个十分懂得抓住时机的人,早在被人发现的时候,他那被猫咪同化了的大脑就迅速摈弃了人类的自尊做出了卖萌的举动,成功吸引来了女孩子并完成脱逃。
  鸿上·死也不能让人知道今天的事·了见。
  对于这所学院他是陌生的,更何况现在驱动着猫类的身体,这校园对他来说更是巨大无比,抱着不想被人发现的想法,他钻进了路边美化的灌木里。
  夏天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的,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就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刮起一阵风,吹来了云彩,下起了阵雨。
  了见被鼻尖冰凉的雨水震的一激灵,似乎凉到了骨髓,没等他怎么反应大雨滂沱而下,瞬间就变成了落汤鸡,了见连忙往门延下去避雨,然后他有幸见证了自己变回人类的时刻。
  白色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脑门和肩脖上,平时翘起的发梢也像个落败的将军一样垂下头,曲卷的贴着身体。
  从猫变成人的感觉说实话挺奇妙的。几乎是大脑还在下达躲雨这个命令的时候,身体就自顾自的完成了形态的转变。
  了见抱着膝盖蜷缩在阶梯上,被雨水喷溅的有些脏兮兮的,还因为寒冷而颤抖,赤裸的身体浮上一层薄红,一半是恼羞一半是气愤。
  一个赤身裸体的脖子上戴着一个摘不下去的猫铃铛的男人坐在校园里,你会怎么认为?
  像个变态!了见闭着眼睛将脸贴在膝盖上,他拒绝面对这么悲惨的现实。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一会儿功夫乌云都没了,天空中呈现着浓烈的红色,夕阳像是回光返照热烈的向世人传达他的热度,了见却在一阵暖风下有些发抖,身体呈现着病态的红晕。
  有些困了,了见感受着贴在脸上自己身体的高温,背依着的冰冷的墙似乎也有些温热了。
  反正也没有衣服,不如睡一下等学生走光去偷一件吧。了见想着慢慢闭上了眼,轻微的铃铛声回荡着,又被风揉碎。
  “唔…”了见揉揉额头,睁开眼是自己暂住处的天花板,果然是个梦吗,了见平躺着,心里不知怎的有点说不清的感触围绕心头。
  “你醒了。”
  了见听到声音猛的从床上弹起来,铃铛声叮铃铃的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抱歉,吓到你了。”游作围着了见的蓝围裙,把手里的白粥放到床头。
  了见张了张嘴,微微一动铃铛就响的无比欢快,该死的铃铛。
  了见脸都气红了。
  “你怎么找到我的?”
  “铃铛上有定位。”
  了见脸黑了。
  “你怎么发现的?”谁会没事给一只猫定位啊!
  “捡到你的时候,旁边有一堆衣服和私人物品。”游作一脸正直。
  了见:“……摘掉。”
  游作:“我不。”
  大家好,我是鸿上·想杀人·了见。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