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盎然

杂食哦。

马甲太多谁的锅

    “我有喜欢的人了。”
  本来好大的气氛因为这一句突然蹦出的话静寂了片刻。
  “那…挺好的。”鸿上了见听着自己与平常无异的声音,玻璃窗上也恰好映照着他控制的毫无破绽的表情。
  “怎么这样看着我?”鸿上了见故作轻松的看向藤木游作,“怎么样?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相处的还愉快吗?”
  或许有点欲盖弥彰。
  空气里的氧气突然过分稀薄,鸿上觉得脑中有些眩晕,明明是他先喜欢上这个小朋友的。
  “啊,还没有追上。”
  藤木游作的一句话将了见从地狱置身于天堂。
  还有机会。
  “哦?要让我这个靠谱的成年人来帮你追一下嘛。”了见感觉胸膛中瞬间充满了斗志,不会让你追上的。
  “啊,好。”藤木游作直视着鸿上,有什么不同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说对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鸿上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猜测出情敌的身份,并且从中分析出藤木的喜好。
  藤木沉思了一下,“他…很坚强,不管遇到什么都保持自己坚定的信念,有很强的技术和能力,是一个标志和带头人。”
  了见捏着下巴,照这样说的话,如果是真的确实当代女性这样的确实不多,而且听起来是个富家小姐的样子,既然这样的话…
  “不如向对方送出饱含自己心意的礼物。”了见做出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越奇怪越能让对方记住你。”
  “这样…啊。”藤木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回去了。”
  “哎这么早?”鸿上试着挽留,“反正就隔壁不如再坐会儿?”
  “不。”藤木摇摇头,“下次再来拜访。”
  “好吧。”
  门关上后了见把自己甩在了沙发上。
  虽然兴致勃勃的要捣乱,但了见自己还真是没有多少信心,要是放在以前的话他也选择软乎乎香喷喷的女孩子,更何况他和邻居家这小朋友也不太熟,做邻居半年了这才第一次成功把人邀请到家里,还一上来就这么重磅消息。
  了见觉得自己需要缓缓。
  今天是个网上冲浪的好日子。
  距离那天已经过去四天了,鸿上天天守在门口也没能找到个理由再去探探情况。
  焦躁不安下,李波路霸登场!!
  上线还没一小时了见就兵荒马乱的滚回了小窝。
什么情况!!!刚刚那个拿着一篮子螃蟹模样的东西一路砸他的人什么鬼!?哪个螃蟹腿超尖锐打一下很痛哇!!!!跑的还贼快!别让我抓到你!!
  了见气的咕嘟咕嘟灌着水,一直在响的门铃也暂时懒得搭理,肯定又是什么上门推销的。
  “要说多少遍啊!我不订报纸!!”
  “鸿上,是我。”
  “噗!!!!!”
  “游作你怎么来了?”了见打开门,不着痕迹的擦去嘴角的水痕。
  “上次的方法不太管用。”游作泰然自若的走了进来,“你衣服湿了要不要去换一下?”
  “…失礼了,你先坐我去换一下。”“嗯。”
  了见精心的换上了新买的粉色V领无袖兜帽运动衫,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以最闪亮的姿态回到客厅。
  “你好慢。”
  “是,失礼了,万分抱歉。”
  了见蔫哒哒的缩坐到沙发上,内心挂着两行泪,他还特意喷了一点男士香水。
  藤木鼻尖动了动,“之前送礼物对方并不接受。”
  “哎…”鸿上也想要藤木的礼物。
  “既然对方吃礼物这一套,不如你就去给她捣乱啦。”鸿上竖起手指,“你看这样说话的几率就会上升很多不是吗。”
  游作看着了见的眼睛,“对方是男性,你用的女她。”
  “哎?”了见眨眨眼睛。
  “哎!!!!????!!!?”
  游作有些不自在的揉揉耳朵,了见连忙消音,可藤木还是告辞了。
  了见有些挫败的站在门前,同是男性,对方就比他好吗。
  游作回到家里摸了摸耳朵,比刚刚还烫。
  了见不开心,化身李波路霸站在自己的龙身上翱翔。
  他要把上次那个砸他一路的家伙找出来,从他上线第十四分钟开始砸到他下线,这么多螃蟹是有多恨他。
  而且他查到了,那个家伙就是传说中的普雷没卡!什么仇什么怨!!
  等等…那个直直冲着他而来的,那个一往无前的气势…是普雷没卡!
  “哦普雷没卡,送上门来了吗…等等!?”
  李波路霸被撞下龙的一刻是蒙圈的,卧槽你做事这么不计后果的嘛!?还让我给你当肉垫!?
  “普雷没卡…决斗吧!普雷没…卧槽你憋跑!!!!!!”
  了见心情极差的下了线,感觉被撞那一瞬间骨头错位的感觉还残留在身上,真的是,下次一定要捏死他。
  了见凶神恶煞的捏了个鸡蛋,今天晚上吃厚蛋烧。
  “叮咚。”
  了见突然福至心灵的蹭一下收拾好了自己,光速打开了门,一探头游作一指节就敲在他头上。
  “啊…抱歉。”
  “没事!”了见笑呵呵的打开门,“快进来正愁今天做多了晚饭没人吃呢。”鸡蛋不小心捏太多…
  了见坐在餐桌上看着藤木低眉顺目的吃着厚蛋烧,笑嘻嘻的好像都忘记自己还没追到手,已经想好以后领养个男孩还是女孩了。
  也算了因祸得福,普雷没卡我就大度的原谅你这次。
  吃饱喝足藤木非常自觉的帮忙收拾,了见嘴上说着不用,脸上的笑已经绷不住,今天真是大福利!
  围裙游作哇!!!
  两人又回到了那个舒服的沙发,一人一杯饭后热水舒舒服服的坐着。
  “嗯?又不管用?”鸿上装作惊讶的样子。
  “嗯。”藤木抿了口水,“对方似乎特别生气的样子。”
  “是…是嘛。”鸿上忍着笑,“不如你再给我详细说说对方的喜好?”
  “我也不太了解。”藤木摸了摸耳朵,“是在网上认识的。”
  “网恋啊。”了见点点头,等等…
  男性,网上认识的,很坚强有坚定信念,还很强,是个领头人……
  普雷没卡?!???!!
  “他是不是…在网上很出名?”了见磨了磨后槽牙。
  “啊,没错。”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告白吧。”了见笑容满面的把水杯放在桌子上,“果然心意还是要让对方清楚知道呢。”
  送走了藤木游作,了见气冲冲的就上网了。
  “普雷没卡!!!!!!!出来!!!我要打死你!!!!!!!!!”
  了见骑着龙到处喊话,引起恐慌后更多的是各大报社记者。
  “普雷没卡!!!!!!!!!!!!!!!!!!!!”
  人们开始争先恐后下线,神仙打架还是在家看直播吧。
  “哦,你终于来了。”在李波路霸怒吼了三十四分钟后,普雷没卡终于姗姗来迟,手里还捧着一大束玫瑰花。
  难不成他和游作两个人已经…
  “普雷没卡!!!!”了见感觉自己最惨了,他今天就要打败这个家伙告诉游作自己比他更好!
  “李波路霸。”对方很平静的开口了,甚至向他靠近。
  这个声音有一点熟悉,但是风太大李波路霸只能模糊的听清他在叫他。
  “来决斗吧!普雷没卡!”
  普雷没卡摇了摇头,落到了龙上。
  “怎么,你害怕了不成?嗯?传说中的普雷没卡,无数人的偶像。”李波路霸扯出一个恶人笑,双手环胸挺直腰板,展现出已经获胜的姿态。
  “我喜欢你。”随之而来的是一大捧玫瑰花。
  “快认输吧…什,什么!?!?”
  李波路霸已下线。
  了见感觉自己神志不清,颤颤巍巍的爬上了床,安心的闭眼了。
  逃避现实。
  第二天新闻头条:普雷没卡狂追李波路霸!李波路霸喊话决斗又落荒而逃为那般!
  普雷没卡帅气告白!
  了见使出全身力气才没把电脑砸了,这都什么鬼!!普雷没卡!我记住你了!
  此仇不报非君子!
  “叮咚。”
  “啊游作。”了见突然发现自己最近追着普雷没卡打都没怎么去关注游作的动态了,这样可不行!
  “嗯,直接告白还是失败了。”藤木清门熟路的坐在沙发上。
  “哦?他拒绝了你?”了见拍了拍藤木的肩膀,“没关系会遇到更好的人的!”
  “不是。”藤木并没有理睬拍过就直接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对方跑掉了。”
  “哈?”了见简直搞不懂那个普雷没卡怎么想的,这么可爱的孩子不喜欢就直接拒绝啊!别吊着人家!有人稀罕会有的着呢!
  “可能是因为是在网上的原因吧。”了见想了想,“不然你去网上找对方说清楚,想办法套出现实中的信息,态度强硬一些,对方再不同意,虽然很可惜但是你还是放弃吧。”
  “态度强硬?强上?”
  “???”了见蠕了下嘴,“如果对方不强烈反抗的话…你看看你能做到哪里?”
  应该刚开始就会被打飞吧,了见想,那个普雷没卡看起来不是很好上的样子,这次游作应该会死心吧??有点担心……先准备好药箱!
  好担心…果然还是去跟踪一下普雷没卡!英雄救美也不错~
  然而李波路霸刚上线还没找到普雷没卡就被套了麻袋。
  “又是你!?我还没找你你自己找上门来了!?”李波路霸双手被缚坐在地上,这块区域竟然禁止下线!?
  等等,他好像有个备用紧急弹出装置,先看看这家伙要干什么。
  “我喜欢你。”普雷没卡跪在李波路霸跟前,有些居高临下的眼神,让李波觉得有点危险。
  “你是在戏弄我吗?”李波路霸嗤笑一声,“我不认为我们之前有过什么交集。”
  “等等!你做什么!?”让李波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直接就来掰他的头盔!?
  “卧槽你放开!”被压在地上任由对方研究自己的头盔,敲敲打打的,弄的他耳朵有点受不了。 
  “弄不下来吗,算了。”普雷没卡似乎放弃了。
  还没等李波路霸松口气,耳垂上传来湿 滑的触 感。
  “普雷没卡!?”过大的音量因为惊吓甚至都破音了。
  然而对方并没有搭理他,双手在 他身 上 抚 摸 着,隔着手套和紧身衣的触 感显然并不让对方满意,于是把目标瞄准了充满弹性的 臀/ 部。
  李波路霸感觉到了威胁,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对方根本不搭理他,只是一步一步井然有序的进行下去。 
  登出!竟然还需要解压!?
  李波路霸啐了一口,而普雷没卡已经撕裂了他腰腹、腿部大部分的数据衣物,垮  /部也失守了。
  “你他妈给我放开!”
  李波路霸艰难的蹬着腿,双手被缚导致他根本坐不起来,战斗力何止是减半。
  普雷没卡轻轻松松的用一只手把他面朝下摁在地上,下一刻李波路霸感觉到了手指隔着手套进 入  体 内感觉。
  解压缩进行到97%。
  李波路霸用肩膀撑地,最后狠狠的踹了普雷没卡一脚。
  登出。
  了见洗了澡,这种遭遇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来一次,那个家伙有毛病吧。
  了见穿着浴衣擦着头发就听见外面有敲门声,隔着猫眼一看,是游作哎!
  “游作怎么这个点来了?”了见把人请进来,“你先坐我去换身衣服。”
  了见笑眯眯的回到卧室,刚上关上门背后就挤进来一个人。
  “游作你?”了见突然没有来的心慌,总觉得有什么被他忽略了。
  “刚刚又被你跑掉了。”游作一开口,这双翠绿的眼睛好像和什么人重合了。
  了见张了张嘴,有个猜测在心底浮现,“你…你是普雷没卡?”
  “啊,原来你不知道?”游作反手关上门,“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了见的心随着门关的声音一起咯噔一下。
  “那么你是要拒绝我还是接受我?”游作脱去外滩,一步一步逼近。
  了见攥着浴衣带有点慌,有有点太快了,不,不应该先谈个恋爱牵个小手吗?
  不想拒绝也不想上  广木  怎么办?
  [“如果对方不强烈反抗的话…你看看你能做到哪里?”——鸿上了见]

评论(4)

热度(68)